>>辛亥研究

 

黄花满眼诗亦香

 

——关于黄兴诗词研究的几个问题

 

作者:黄自荣


  “开国之功未可忘,国人犹自说孙黄。黄花满眼天欲醉,猛忆元戎旧战场”。
  这首爱国诗人于右任的诗,真乃千古绝唱!百年之后,当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封,再来实事求是地评价黄兴先生,我们深刻地认识到:黄兴先生是改变近代中国悲惨命运的伟大人物之一!
  二十世纪初的晚清政府,已经腐朽不堪,对外一味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对内则变本加厉压榨民脂民膏。面对这种国破家亡的境地,黄兴先生满怀救国救民的革命理想,首创中国国内第一个革命团体——华兴会;和孙中山先生共建中国第一个革命政党——同盟会;“十次革命”,“无役不从”,义勇盖天下,为推翻延续了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帝制,建立民主共和新事业立下了赫赫功勋。多年前,上海《中华新报》就曾铭赞黄兴先生:“既覆清,复灭袁,诚格金石,义贯日月,功被生民,名垂青史”!
  正因为如此,黄兴先生行有余力的诗词创作,才更显得“此才不易”!作为伟大的民主革命家,黄兴先生在领导辛亥革命的过程中,用诗人的才华和情感,热情地讴歌了辛亥革命的伟大事业,抒发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他的诗词,是战斗的号角,是革命的回声,是诗人的崇高品格和壮烈胸怀的真实写照。他的诗词,似火山,冲天而起;似巨瀑,倾泻而下。黄兴先生诗词至今读来,尤令人心情澎湃、热血沸腾。
  笔者不揣浅陋,试就黄兴诗词若干问题,敢曝拙见,以就正于方家。

 

黄兴诗词的传世篇数

 

  黄兴先生一生戎马倥偬,写过不少诗词。由于当时时局纷挠,又英年而逝,加上年深月久,其诗词多有散佚。目前,经后人多方寻搜考证,将其诗词结集出版的只有《黄克强先生诗联选集》。这本集子是由黄兴学术讨论会(1988年)、岳麓书院文化研究所、湖南省楹联学会共同发起,我省诗人刘新明、楹联家唐意诚两位先生编注,湖南大学出版社于1988年12月出版的。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周谷城先生为之题写书名并题辞。该书共收录了黄兴先生各个时期的诗词共40篇(首),是目前辑录黄兴诗词最多的也是唯一的诗词版本。
  辑录有黄兴诗词较多的最早版本,据笔者所知,许是1984年长沙县政协文史委员会编辑的(长沙县文史资料(第一辑)纪念黄兴诞生一百一十周年专辑)。该书除编人有关纪念黄兴先生诞生一百一十周年的省市各级领导讲话、新闻报道、黄兴先生后裔回忆录和有关图片外,还收录了黄兴诗词27首。这27首诗词俱已囊人前面所述的《黄克强先生诗联选集》之中。
  近来拜读已故的我省著名史学家毛注青先生的遗著《黄兴年谱长编》(由中华书局出版),赫然发现其中还记载了黄兴先生作的另外三首诗。现抄录于次:

《别母应试感怀》
一第岂能酬我志,
此行聊慰白头亲。

  这首诗作于1896年春季,源自黄兴先生长子黄一欧《回忆先君克强先生》一文,可惜文中只录有诗的结句。

《岳阳旅次》
借得唐人诗一句,
洞庭秋水远连天。
中流自有擎天柱,
明月多情照客船。

  这首诗作于1912年10月30日,是黄兴先生解甲归田由鄂返湘乘船途经岳阳时有感而发。

《赠女振华》
天上有明月,
万里游子心。
清华愈皎洁,
相对倍思亲。

  这首诗作于1914年9月中旬,是与其女振华在美国加里佛尼亚州避暑胜地太平洋森林对坐赏月,思念同志,感慨境况,赋诗述怀。其予黄乃曾在《团结报》上撰文说:“这首诗是先父克强先生一九一四年在美国时作的,过去没有发表过”。
  特别有意思的是,偶读旅台湘人郭兆平先生最近所著《黄兴的时代——十年革命之旅》一书,更有惊人发现:黄兴先生作为诗词大家,却于1908年夏赴香港途中曾写下了一首“古体诗”,这就是未曾公开发表过的《中华民国国歌》。兹录于后:

《中华民国国歌》

                         巍巍中华,风云浩荡。
                         地大物博,长发其祥。
                         四万万五千万生民共同王业,
                         亿万世统绪,永垂无疆。
                         西望喜马、昆仑,蜿蜒壮丽,
                         东临太平洋,辽阔苍茫,
                         五岳高万仞,长城万里长。
                         九万里河山锦绣,五千年文化辉煌
                         中华!中华!源远流长。
                         圣德道统,尧、舜,、禹、汤。
                         为人类文明启钥,为世界和平导航
                         飘扬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
                         以民主、共和建国,奋发光芒。
                         中华!中华!国泰民康,
                         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光。
                         中华!中华!国泰民康,
                         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光。

  据郭先生备注,这首诗是他于抗日战争时期到后方考察路过湖南桂阳县时,经县长万梅子介绍,往访辛亥革命元老李国柱所得。李氏谓此诗(手书)是广州黄花岗起义前,黄兴先生居无定所,将随身有关文件交由李氏带返湖南代为保管。后因晤见艰难,无法物归原主。遂少有世人与闻。
  因此,就目前的发现,黄兴诗词传世之作至少应是44首,而不是近百年来人们一直认为的不足40首。

 

黄兴诗词创作的分期

 

  黄兴先生一生纵横四海,屡败屡战,创下了“惊人事业”。可惜英年早逝。也因此,诗家就一般的把黄兴诗词创作几乎没有分期,笼统地看作一个创作期。
  笔者认为,黄兴先生的诗词创作,是与他的革命事业与时俱进的。就目前所能搜集到的黄兴诗词来仔细分析研讨,黄兴诗词创作大体上可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1904年以前,可称为早期。
  早期的诗词现收集到的有五首,以1900年的《咏鹰》、1902年的《七律•留别两湖书院同学》为代表作。主要是抒发“投笔方为大丈夫”的青年抱负,显示一代豪杰书生意气风发的高昂斗志。
  第二个时期:1904年至1914年,可称为中期。
  中期的诗词现收集到的有20首,主要是高唱当时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其中,作者满怀豪情,先后赞颂了萍浏醴起义;河口起义;自立军起义;广州新军起义;广州黄花岗起义;武昌起义;“二次革命”等。可以说,黄兴先生这一时期的诗词,就是辛亥革命的长篇史诗。这个时期,也是作者诗词创作的成熟期。
  第三个时期:1914年以后,可称为晚期。
  晚期的诗词现收集到的有8首,主要是反映作者在逝世前几年中,对革命的努力探索和对生活的深刻感悟。
  另外还有十一首诗词,由于史料的限制,目前尚不能确切认定创作时间。但大体上仍将其归人黄兴先生的晚期创作之列。如《七绝一首》:
  十年我梦在沧洲,眼底湘云足卧游。碧雨声中横翠岫,墨痕断处是江涛。
  从诗意上,我们可大致推断此诗,当是在作者直接投身轰轰烈烈的革命十多年之后。不然,难有此深厚情愫。

 

黄兴诗词的内容和风格

 

  黄兴诗词传世以来,论及其风格者不多,偶有片言,亦只点到为止,未及深究。从史料上看,最早评价黄兴诗词风格的,是他束发受教于长沙两湖书院时的院长梁鼎芬先生。梁先生深为赏识黄兴先生的才学,推崇他:“文似东坡,字工北魏,诗尤豪迈清逸”(王成圣:《黄兴侠骨雄心》第466页)。
  此后,有孙中山先生挽赞“常恨随陆无武,绛灌无文,纵九等论交到古人,此才不易”。《黄克强先生诗联选集》编者在前言中慨称“诗文雄浑流丽,慷慨豪放,雅健清新”。不久前,陈立新君厚积薄发,有新作《风云壮色,慨当以歌》,对黄兴诗词从内容到形式多有论说,立论精当,言语恳切,深以为然。但就所见,对黄兴先生诗词的内容和风格犹有所不逮。
  我个人认为黄兴诗词的总体风格是豪迈雄浑。不过,不同时期,他的诗词风格又各有侧重。概括起来可称为:早期豪放;中期雄浑;晚期深沉。
  黄兴诗词内容亦可分三大部分:抒豪迈之志、鼓革命之角、咏山水之胜。
  早期诗词风格,豪放中有憧憬;内容多为言志。
  如最早的《别母应试感怀》“一第岂能酬我志,此行聊慰白头亲”。一个“岂”字,倍显年轻的他的远大抱负。特别是《咏鹰》一诗,是他人生情志最生动的写照:
  独立雄无敌,长空万里风。可怜此豪杰,岂肯困樊笼?一去渡沧海,高扬摩碧穹。秋深霜气肃,木落万山空。
  诗中托物咏志,真切地反映了他当时冲破旧樊篱的豪迈性格和投笔从事革命斗争的坚强决心。作于稍后的《留别两湖书院同学》更显作者思想的犀利:
  沉沉迷梦二千载,迭迭疑峰一百重。旧衲何因藏虮虱,中原无地走蛇龙。东山寥落人间世,南海慈悲夜半钟。小别何须赋惆怅,行看铁轨踏长空”。
  这时黄兴先生的笔锋,竟是直指沉沉迷梦二千载、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制度,而且满怀信心地预言:“行看铁轨踏长空”,革命的胜利即将到来!果然,在此九年之后,孙中山先生、黄兴先生巨臂同挥,推翻帝制、创立共和,中国开始了历史的巨变!
  中期诗词风格,雄浑中见风骨;内容直是革命史诗。
  黄兴先生诗词创作的中期,正是辛亥革命事业的高潮,也是他诗词创作的丰收期。中期诗词内容壮阔、意境雄辉、语言铿锵;气势一泻千里。如《挽刘道一烈士》:
  英雄无命哭刘郎,惨淡中原侠骨香。我未吞胡兴汉业,君先悬首看吴荒。啾啾赤子天何意,猎猎黄旗日有光。眼底人才思国士,万方多难立苍茫”。
  这首诗叙事抒情,是黄兴先生从香港归来后,为追悼萍(乡)、浏(阳)、醴(陵)起义死难的同盟会会员刘道一而作。全诗既有哀挽,更怀壮志。《为林顺义书词三首》则直是1908年云南河口起义的进军号角。其中句云:“十万貔貅驰骋地,那堪立马幽燕”、“收拾金瓯还汉胤,重瞻舜日尧天。”、“一个是千年老大无双国,一个是万里驰驱第一鞭”。使读者仿佛看到了千军万马在纵横疆场,奋勇杀敌。最血性的是第三首《四门泥》:
  是英雄自有英雄面,怕甚么代越庖俎,还他个一失双穿。人生一世几华年,男儿六尺谁轻贱?金精百炼,磨砺时贤;将军三箭,恢复利权。便封豕长蛇,也不过再起群龙战”。
  轻快的词意中,高扬着一种革命男儿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慨,令三军折服、鬼神同钦。
  辛亥革命时期两次最重要的武装起义:黄花岗之役和武昌首义,是诗人慷慨放歌的重点。试看《喋恋花•哭黄花岗诸烈士》:
  转眼黄花看发处,为嘱西风,暂把香笼住。待酿满枝清艳露,和风吹上无情墓。
  回首羊城三月暮,血肉纷飞,气直吞狂虏。事败垂成原鼠子,英雄地下长无语。
  广州起义爆发于1911年4月27日,黄兴先生亲率敢死队攻占两广总督衙门。在激烈战斗中,他两个手指被敌人打掉,许多革命志士就在他的身边倒下,拚杀到只剩下最后一人才撤退,事后殓七十二烈士遗体合葬黄花岗。孙中山先生高度评价这次起义的意义:“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为之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之役并寿”。这样一场悲壮的流血牺牲,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从一个革命家兼诗人的心中间或消逝的!这首词采用赋比的手法,借黄花为题,痛悼死难烈士,更“痛”定之后要“气直吞狂虏”,而不是古人的“痛何如哉”。名是说“回首”,实则是要向前!表达一个革命者对理想百折不挠的追求!
  这使我想起自此46年之后,湖南的另一位横空出世的伟大人物毛泽东用同样的词牌,写过同样是悼亡战友的一首词《喋恋花•答李淑一》。毛主席以浪漫的笔调“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来昭示革命的胜利,告慰先烈于地下。前后两首词虽不能肯定后者是受前者的影响,而且表现手法各有千秋,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就是深切的真情!著名词评家况周颐在《惠风词话》中力论:“真字是词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一语中的!
  再看黄兴先生在武昌首义后离鄂赴沪途中,目睹汉阳陷落及汉口劫后惨状所写的《山虎令•为汉阳革命题词》:
  明月如霜刀,壮士淹波涛。男儿争斩单于首,祖龙一炬咸阳烧,偌大商场地尽焦。革命事,又丢抛,都付与鄂江涛。
  武昌首义,黄兴先生赶赴前线,临危受命担任战时总司令,指挥义军坚持一月有余,赢得十八省响应、清庭倾覆在即,这是何种翻天覆地的伟业!当是时,孙中山先生尚远在国外,国内最孚众望的革命领袖当推黄兴先生。他审时度势,盱衡革命全局,东下南京以图成功大计。作者在词中,歌颂了革命“男儿争斩单于首”的英雄壮举,也披露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祖龙一炬咸阳烧,偌大商场地尽焦”的感叹。似有杜诗风骨。我们可以看到:黄兴先生作为一个长期出生人死、奋勇当先杀敌的革命者,期待革命的早日胜利,也流露出希望尽量减轻人民痛苦和国家损失的无限心情。这种心情在次年所作的《三十九岁初度感怀》中,更有直接的抒发:“卅九年知四十非,大风歌好不如归。惊人事业随流水,爱我园林想落晖”。这也是他秉持“名不必自我成,功不必自我立”情操的真实反映。
  不过,黄兴先生毕竟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一代伟大的革命家。在袁世凯倒行逆施直至暗杀宋教仁的危难中,他又挺身而出,就任讨袁军总司令,再掀“二次革命”高潮。自古至今惟有革命之艰难,从未有一蹴而就者。“二次革命”失败之际,黄兴先生又挥笔写下了《吴淞退赴金陵口号》,诗中喝斥袁逆为“小丑跳梁拥独夫”、是“民贼”,表达了作者“正义未伸输一死,江流石转恨无期”、“雨花台上好头颅”,与敌与备战到底的决心。犹似继续革命酌宣言书!
  应当说,在黄兴诗词中,未曾公开发表的《中华民国国歌》是一首具有重要意义的力作。这首诗的鲜明特点是:意境开阔、气势磅礴、语言豪迈、主题昂扬,饱含对祖国的赤诚热爱和对革命的必胜信心。如起首就是“巍巍中华,风云浩荡。地大物博,长发其祥”。再历数喜马、昆仑、五岳、长城等等,“九万里河山锦绣,五千年文化辉煌”。鼓舞革命诸君“以民主、共和建国,奋发光芒”。展望未来,诗人高唱:“中华!中华!国泰民康,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光”。以雷霆万钧之力,喷发出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心声!
  这首诗的意义,不仅是在于她表达了中国人民诉求富强的强烈心愿,而且还开创了现代的新格律诗的先河!过去,文学界一般地认为:新格律
  诗是滥觞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其中以“新月派”为先锋、以素有“文坛闯将”的郭沫若为代表。殊不知黄兴先生则是在1908年就有此尝试,写下了“句均齐”、“节匀称”、有顿有韵的汹涌之作,而且将近似于口语的语句人诗,琅琅上口。
  黄兴诗词,正如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说:“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娇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
  晚期诗词风格,深沉中埋昂藏;山水人物事俱入诗囊。
  黄兴先生在世的最后两年,时局非常。先与孙中山先生成立“中华革命党”有“誓词、按模”之争,继来袁逆专权、后来乃至复辟,也有自己身体不适。真的是“内外交迫”,只得出国静养。这种心情在1914年的诗中屡有流露,如《七绝一首》中有“春风一曲清平调,十二楼头第几人?”在《太平洋舟中诗》里有“茫茫天地阔,何处著吾身?”赠女振华)一诗有“相对倍思亲”等,诗中直接发问,语意深沉,感情凝厚。
  黄兴先生郁闷心情无法遣送,山水便排闼人诗。粗略地统计,后期写的山水诗有8首之多,而且颇具意境,每有神来之笔。如《为秋山定辅题词三首》之二:
  “作伴自有苍头,间行何妨赤脚;林影倒挂波心,涧声斜穿山角”。
  一个“斜”字,把涧声写得活灵活现,宛若人间仙境。又如《赠直卿先生》诗:
  “偶随芳草踏斜晖,石径云深翠滴衣。两袖天风明月上,杖头挑得树阴归”。
  写景言情,用一个“挑”字,把事物的美好都提炼出来,确有独到。试想,要不是战乱频仍、天不假年,黄兴先生在这方面一定会更登一层楼。
  最让后人感慨系之的是,革命家兼诗人的黄兴先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发出了永恒的诗声,留下了不朽的篇章!她集中体现在《由美洲归国途中口占》一诗:
  “太平洋上一孤舟,饱载民权与自由。愧我旅中无长物,好风吹送返神州”。
  这首诗作于1916年5月从美国返国途中。在外漂泊两年归国,愧“旅中无长物”馈赠亲友。但救国救民,黄兴先生胸中却思有良方,那就是“饱载民权与自由”。这是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的理想,也是黄兴先生毕生的追求!与他差不多同代的晚期诗人龚自珍那种:“九卅生气恃风雷,万马齐痔究可哀。我劝天&-St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诗意诗风相比,更显黄兴诗词的弥足珍贵。
  可惜“死生从古困英雄”。革命尚未成功,黄兴先生就因旧疾复发而逝,年仅42岁。但孙中山先生和他所为之奋斗的事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得以实现。若地下有知,想必黄兴先生一定会含笑于九泉。

 

黄兴诗学的渊源

 

  黄兴诗词的内容和风格,与晚清士大夫那种堆集词藻、无病呻吟的诗词是不共戴天,与当时的改良派旗手康梁亦有天壤之别。那么,黄兴诗学的渊源从何而来?笔者以为大体上有以下几端:
  热烈的爱国情怀、远大的革命理想、火热的战斗生活是他诗情喷涌的原动力。
  晚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各国列强的野蛮欺凌,都使得那时的人们苦苦的探索富国强民之路。黄兴先生少年时代就喜欢听老人们讲太平天国的故事,从青年时代就立下救国救民的宏愿,最后走上革命道路。惟有黄兴先生“本日驰赴阵地,誓身先士卒,努力杀贼。书此以当绝笔”这样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慨,惟有“一欧爱儿,努力杀贼”这样的父子豪情,才有可能写出流传千秋的诗篇。
  源远流长的家学、深厚的文学修养是他诗词珠玑的基础。
  黄兴先生是湖南善化龙喜乡(今长沙县高塘乡)凉塘人。据《经铿黄氏家谱》载,黄兴先生属经铿黄氏,其远祖可上溯到宋代著名诗人、“江西诗派”领袖黄庭坚。历史上,经铿黄氏一支为“湘中望族”,可谓世代书香。黄兴先生的九世祖和六世祖就曾宫至明吏部侍郎、清吏部郎中。其父亲虽比不上显耀的祖先,却也是当地都总,治有房产50多间、田产300多亩。在当时可谓“富甲一方”。并在家设私塾,作启蒙教育,授业解惑,桃李满堂。
  黄兴先生就是在这样的书香世家中长大,自幼聪颖好学。六岁发蒙,随便父人塾,选修唐宋诗词;八岁入本邑举人萧荣爵(后授清翰林院编修)私馆,求学诸子百家、孙子兵法、资治通鉴、先秦政治思想史等。十一岁师从本邑翰林周笠樵,学习经史、策论、词章。十九岁人长沙城南书院,博览群书、演习兵操,大开眼界。并深得书院两任院长王先谦、梁鼎芬的赏识。后经推荐,数度被官派日本考察、留学。遂成文韬武略之大材。
  可以看到,黄兴诗词,汲取了前人古诗的丰富营养。如《赠进滕先生》首句“沦海横流漫几州,同群谁与订盟鸥”,简直就是其远祖黄庭坚《登快阁》末句“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的化句。运用典故娴熟自如。如《七律一首•书赠宫崎寅藏》诗句“七日泣秦终有救,十年兴越岂徒然!会须劫到金蛇日,百万雄师直抵燕”中,先后用了“七日泣秦”、“十年兴越”、“金蛇劫”等三个历史典故,贴切而自然。同时还有他自己的创新与发展。如现有的44首诗词中就有6首是悼亡诗词,与历来的悼亡词相比,他更多的是歌咏逝者以激励后来。
  浓郁的湖湘文化氛围是他诗词个性张扬的广阔背景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湖南自宋以来,就有流传天下的程朱理学;近代则人才辈出,产生了以曾左彭胡代表的一批清朝“中兴名臣”和以谭嗣同为代表的维新干将。“湘军”挽救了将倾的大清王朝,形成了经实致用的湖湘学派,史传“诸战绩则湘军,语忠义亦则湘军”。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的维新变法壮举,更极大地撞击了中国人的心灵。
  在风云动荡的形势面前,湖南人这种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刚毅的性格、务实的作风,无不对正在求学求知的黄兴先生产生深刻的影响。这种影响折射在黄兴先生的个性品格上,就是躬行实践、贯彻始终;雄豪刚毅、忘我无私;谦逊宽厚、自尊自信。反映在辛亥革命中,就是黄兴先生号召大家对革命“不应只是‘表同情’三个字,而是要肩负起这革命的责任”!多次起义更是“无役不从”,义勇盖天下。体现在他的诗词中,就是形成了一种新兴的豪迈雄浑的风格。
  黄兴先生已经逝去八十有五年了。历史的风雨或许早己残蚀了墓碑铭,但他的诗词将和他的勋业、他的英名一样,布在方策、永垂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