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记忆 >

革命情深两世家——陈、黄两家的交往

时间:2018-03-08 21:26 来源:Admin5 作者: 陈崇孝 点击:
在黄兴先生革命的一生当中,陈家两代人一直跟随其左右参与、辅佐,同甘苦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和世家情缘。
  黄兴先生生于1874年,先祖父陈炳焕(字树藩)生于1860年,同处于国家内忧外患、民生痛苦、军阀混战的时代。为振兴中华,黄兴先生毅然舍小家为“大家”,带领年幼的儿子进行“推翻满清、建立共和”的斗争,为辛亥革命和民国建设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祖父则带领幼弟及子侄跟随黄兴投身革命,为民国的创建和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陈、黄两家在革命征途中交往甚多,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树藩祖父与黄兴父子
 
  1904年,陈树藩与黄兴同受聘于明德学堂任教。其弟季藩与黄兴一同参加筹备甲辰起义,其长子嘉祐及长侄嘉会都加入了华兴会。对于黄兴所组织的革命行动,陈树藩是给予同情与支持的。
  1904年甲辰起义失败后,黄兴遭清政府悬赏缉拿,在国内已无容身之地。陈嘉祐与黄兴一同亡命日本。此时,黄兴十二岁的儿子黄一欧也受到连累,随时有被抓的危险,只好退学。最初,陈树藩出面关顾,先让其躲在南门晏家塘的家里,后又转移到南阳街张斗枢办的书店楼上。由于风声越来越紧,长沙城里不能立足,就把他藏到善化县廖家河外祖母家,接着又躲到他东乡的二姑家。直到1905年秋末冬初,才同湘潭黄积成一起去日本(见《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辑31页)。
  此时,陈季藩因重病,没能与黄兴同往日本,也躲在乡下,不久病逝。
  1911年黄花岗之役以后,黄一欧亡命东京。这年夏天,同盟会派一批同志回湖南工作。一欧化名黄祖光,同刘大辉、刘况、陈嘉任、陈嘉立等人由东京回到长沙,都住在明德学堂。一面与在长沙活动的同盟会会员唐蟒、谭心休等取得联系,对外,却宣传成立野球会(一名棒球),招收青年学生学习打野球,以增强体质。实际上是以此团结同志,并由此而练习抛掷炸弹,以为将来发难时准备。但不到一个月,有人向官方告密。说有革命党搞阴谋活动。端方从湖北来电通缉,唐蟒和黄一欧为抓捕重点。风声紧急。时任湖南咨议局副议长的陈树藩及时出面维护,让其逃离长沙,仍赴日本(见《忆黄兴》190页)。
  1902年,陈树藩从两湖书院肄业,受张之洞的赏识,作为湖北游历官派往日本考察政治。陈树藩自日本归来,即已对革命抱以同情,在他的影响下,子侄陈嘉祐、陈嘉会、陈嘉任、陈嘉勋、陈嘉立、陈嘉祺六人均相继加入同盟会,走上了反清革命道路。
  光绪三十四年(1908),清政府颁布上谕,着各省举办咨议局。立宪运动在全国兴起,1909年10月湖南咨议局成立,谭延闿举为议长。陈树藩选为议员、副议长,成为湖南立宪派首领人物之一。
  1909年以后,立宪派以咨议局、资政院为舞台,积极参政议政,并对经济社会的发展提出了很多主张。陈树藩认为议员负有代表国民之重任,自应于国计民生筹之至熟。他遵议会之宗旨,所提交的议案,事先都进行研求,先后提出和参与提出了多个议案。
  实行君主立宪,本质是议会通过法制限制君主的权利,反对封建专制主义,改良清政,以强盛国力。于是,陈树藩认真研读罗马法典、拿破仑法典等西方各国法典,为咨议局制定各项法制规章。他和议员们对提案议决能努力坚持,尽职尽责,绝不“官可亦可,官否亦否”,表现出强烈的参政意识和监督意识。
  宣统三年(1911),清政府悍然宣布铁路国有,欲以粤汉铁路、川汉铁路利权举借外债。湖南各界群起力争,掀起保路运动。陈树藩和粟戡时等四人被省咨议局委派赴京请愿。其时,邮传部发出通告:如再有人上京请愿,格杀勿论。议长谭延闿从安全考虑,决定让其推迟进京。但陈炳焕等四人坚持冒死一行,但未能取得结果。而清政府假立宪的面目彻底暴露,陈炳焕义无反顾地转向了革命,拥戴孙、黄,与子侄们一同参加反清革命斗争。
  陈树藩拥护孙、黄,始终坚持革命立场。1912年4月,他加入同盟会,并任同盟会湖南支部总务部长。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9月湖南成立国民党支部,他担任支部会计长。谭延闿出任湖南军政府都督,陈树藩任财政司司长,同时接受财政部任命的国税厅筹备处处长职务,主持全省财税工作。
  民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国库虚空。陈树藩以强烈的爱国情怀积极参与军政策划,编制都督府治事条规,并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努力增加财税收入,保证革命战争的需求。同时,为经济的恢复和建设作出了很大贡献。
  一是克服困难筹集和调剂军饷粮草,以供革命战争的需要。其时,湖南军政府先后派出湘军四批共8000多人北上援鄂,军需供应浩繁,陈树藩全力以赴,多方筹集,保证了需要。民国初建,南京临时政府财政十分困难。陈在谭延闿的支持下,筹集三十万上缴中央,为南京临时政府解燃眉之急,受到孙中山的嘉奖,并获得四等嘉禾勋章。
  二是废除清朝的苛捐杂税,制定新的税收制度。清朝末年,财政金融极端紊乱,而田赋征收历来为“书征书解”,流弊日多,为害日甚。陈炳焕大力改革湖南财经制度,废除“粮书制度”,制定《田赋征收改良说帖》及《湖南田赋新章》,以正税为衡定纳税额数,由政府统一征收,充实了省库,官民两利。
  民国成立之初,粮食供应甚为紧张。陈树藩在长沙设立军米专卖局,规定凡各军需粮,以价银交付沪、汉之湖南分行,由湖南委员解送,每担于价银三两外,加抽军饷一两,既免去了各地委员来湘之烦,又得到米价低廉之便。时,鄂、汉、宁、沪及福州、广州皆来长沙买米,而湖南财政仅此一项收入,即达200余万钱。
  湖南盛产茶叶,辛亥革命后,茶商裹足不前,安化等山茶户代表来省,请公家提倡。陈树藩乃令湖南银行派员入山采买,于是茶商始各踊跃。当时,谭延闿经营湖南,接济包括黄兴在内的各路革命党领袖辖地,湖南的米、茶及财政为革命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被刺。陈树藩坚决响应孙、黄号召,反对袁世凯,遭到通缉,乃于5月去职离湘,赴沪参加反袁活动。
  1916年护国运动兴起,陈树藩从沪返湘,派任湖南官矿监督、矿务总理等职。他深入湖南各地矿山,改善矿工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帮助发展矿业。大大增加财政收入,并支持了当时正在进行的护国运动。
  10月31日,黄兴在上海逝世。陈树藩专程赴沪,参加悼念活动。他两次和谭延闿等一起,与孙中山共同发起召开纪念黄兴的会议。
  黄兴去世以后的乱世之中,陈树藩始终牢记黄兴在1916年7月15日,复曾继梧、陈炳焕等电文中的嘱托:“公等苦心谋湘,屡经事变,卒赖维持,深感敬佩”,并希望“安桑梓,保大局,望毅力主持,妥为布置”。为稳定湖南,最终实现南北统一,实现共和,尽力为之。
  11月25日谭母去世,谭延闿回家丁忧。陈树藩于12月由沪返湘,本想请求辞职。在范源濂代省长多方慰留之下,为顾全大局,乃继续担任矿务总理。
  民国初期,湖南金融业紊乱,严重影响了经济的发展。社会各界强烈呼吁改善金融市场管理,金融界人士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机构,来维持社会金融市场的秩序。1917年5月20日,湖南省金融维持会在长沙正式成立,有“金融专家”之誉的陈树藩被推选为总会长。他肩此重任即主持制定金融市场管理规则,印发有信誉的纸币、证券,极力维持金融市场秩序,在极其紊乱复杂的环境中艰难地从事金融业的发展工作。
  是年8月,傅良佐督湘。谭延闿离湘,陈树藩再次赴沪。11月23日湖南护法总司令程潜抵长沙,被推选为省长。12月,陈树藩又从沪返湘,继续通过商会做金融维持会的工作。
  1918年3月,南、北两军在湘鄂边境激战,散兵游勇乘机抢劫银行,导致湖南银行倒闭,其他银行也相继倒闭和停业,督军谭浩明勒提湖南银行巨款南逃。张敬尧进驻长沙任湖南都督兼省长以后,创办裕湘银行,大量发行银票、国库证券,强行摊派;削减教育经费;变卖公产;复勾结日方,保护日货、运卖鸦片,激起人民强烈反对,掀起了抵制日货的反张运动。
  祖父利用商会,努力保护商家,稳定市场。在金融维持会成立后,陈树藩电请北京政府与驻日使交涉,并咨请湖南省长封闭长沙中日银行,同时召开省城各商会大会,商讨对付方法。时有报刊评论说:如此奋勇,自不难收美满效果。最后,省公署及财政厅通令各银行不与该行进行业务往来,终使中日银行倒闭。金融维持会还组织各商界,努力发展民营商业,活跃市场。该会成立仅一个多月,就取得了良好效果。
  1920年6月,张敬尧被驱逐出湖南。谭延闿第三次督湘。其时陈树藩已身患重病。但以众望所属,再次出山,担任湖南省财政厅厅长。其年,湖南财政库空如洗。陈树藩从8月上任到去世前一天,一直带病“重绾财符”。他亲自到全省各地调查张敬尧所私卖的官产、田产数,设法重新收归公有;又与外地各银行交涉,追回张窃取的与汉冶萍总公司等外地各银行欠款;负责给政府机关及教育部门下拨经费;拟定并组织实行各类契税征收、豁免征收及其催缴各县田赋;申报褒奖有功者,呈请处罚违规者……省报曾报道:“仅一月余,全省财政经济即见好转。”
  此时,陈树藩因“昕夕勤劳,旧疾加重”,于12月1日缷印,旋于次日在藩正街寓宅逝世”。
  黄兴敬重树藩祖父,尊称他为“树老”。而树藩祖父却是非常忠实于黄兴,为遵守其嘱托,为稳定湖南,努力实现南北统一、实现共和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季藩叔祖父与黄兴
 
  叔祖父陈季藩,1899年入两湖书院。1902年,张之洞选送该院20名学生至日本留学。湘籍惟叔祖父与黄克强先生。两人常发表提倡革命排击满清的言论。后清廷闻此情况,撤销陈、黄两人学籍。两人同归,经过武昌时去拜谒张之洞。倡革命,排满清,侃侃而言。张之洞表示理解,临别时,仅嘱咐珍重而已。陈季藩回乡后,与胡元倓、龙璋等在长沙先后创办明德、经正两校,任教务长、教员,并鼓吹革命、联络会党,又参加了黄兴等组织的甲辰举事。消息泄露后,黄兴逃亡日本。叔祖父本要与其同行,因突发疾病,只好暂避乡里。但因病情加剧,于1904年11月29日晚上,强起绕室呼号,击床呕血致死,年仅24岁。
  民国成立以后,黄兴先生却是记在心上。民国四年,黄兴曾与陈嘉任海上之行,述说了与陈季藩的往事,为他的早亡感到难过,而唏嘘流泪,并表示一定要为陈季藩撰写传记。但黄兴先生因奔走国事,过度操劳,不久就离世了。
  注:见陈氏支谱卷首下传《叔父季藩府君传》陈嘉勋谨撰。
 
诸伯父与黄兴父子
 
  我的伯父都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拥戴孙、黄,积极参加辛亥革命,均以文武立功名,无怨无悔,献力献身。
  陈嘉会,1895年入两湖书院,1902年入日本法政大学深造,与黄兴交笃。他曾极力赞助黄兴在长沙组建华兴会,并加入华兴会。
  甲辰起义失败后,黄一欧在陈树藩的帮助下逃出罗网。黄兴先继母带着一家人四处逃匿,经历千辛万苦。陈嘉会将此情告知母亲。任老太太对其处境非常同情,经常暗中给予接济。1929年易老太太在长沙病故,陈嘉会撰写了挽联。1905年陈嘉会转为同盟会会员。一面研究政法,一面从事反清革命活动。归国后,他热衷于教育救国,在长沙首创法政专门学校,并任湖南中路师范副教务长,兼课明德、经正诸校。1906年去北京,授课于清华诸校,暗中仍与黄兴联系,发展革命力量。1911年前后,他的革命活动频繁。南北议和中,策反唐绍仪在上海加入同盟会,在赞成共和的协议上签字。是年12月29日孙中山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任命陈嘉会为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军法局局长。4月成立南京留守府,黄兴任命为留守,陈嘉会为秘书长。9月,陈随黄兴赴京与袁世凯会谈,发现袁密派心腹暗中窥测孙、黄行动,特别提示孙、黄提高警惕。袁以各种高职相罗致,他均予拒却,慨然南归,临行赠诗黄兴:“消渴相如且归去,不因封禅访名山。”后来,又随黄兴参加二次革命及反袁称帝等活动。
  黄兴生病期间,陈嘉会让同志给他通报信息,非常关心其病情的发展。
  1917年秋,陈嘉会参加广州非常会议。后积极参加护法、北伐诸役。1920年孙中山决计北伐,派陈游说谭延闿。他还支持其从弟陈嘉祐率部进驻韶关,为孙中山重返广州、组织大元帅府扫除障碍。次年,又奉遣赴豫,敦促北军将领策应北伐。
  1937年张治中主湘,陈年岁已高,犹出任湖南临时参议会副议长,经常发表文章,宣传抗日救国。“文夕大火”后,陈迁避东安、靖县等地,仍心忧国难,痛斥日本侵华。在靖县临终前,在靖县曾挥笔愤书陆放翁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陈嘉祐,字护黄。1903年就读明德学堂,加入黄兴组织的“华兴会”。黄避难日本时,陈随之东渡。后入东京振武学堂,经黄兴介绍,加入兴中会,旋转为同盟会会员。1908年升入东京士官学校,辛亥革命前夕毕业回国,任职北京陆军部。继调任湖北独立第十四标标统,参加武昌起义。后回湘,任谭延闿都督府参谋兼炮兵团长。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时,任湖南支部军务主任。1915年,任湘军二师三旅旅长。1916年黄兴重病时,陈嘉祐曾赶去陪护。
  黄兴去世后,陈嘉祐继承黄兴未完成的革命事业,为实现共和,带领弟弟们跟随孙中山坚持战斗。
  1917年,陈嘉祐参加护法战争,次年参加驱张之役。1920年,陈任湖南陆军第六混成旅旅长,后与孙中山联系,于1922年被任命为北伐军湘军第一路司令,率部入赣。后回广州后改为建国湘军,任第五军军长兼讲武堂堂长。
  1924年国共合作,陈嘉祐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他拥护国共合作,反对“孙文主义学会”。1925年秋,建国湘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二军,讲武堂改称第二军军官学校,毛泽东、陈延年曾应陈邀来该校讲演。不久,苏联顾问鲍罗廷支持陈以军校学员为基干组成教导师,陈兼师长,随后派徐君虎、陈秩常等六人到南韶连政治讲习所担任教员,并积极支持共产党人罗绮园组织工农革命军千余人随军行动。教导师入湘,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后改十四军),陈任中将军长。他积极拥护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主张。蒋介石制造“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陈嘉祐愤极,通电反蒋,拥护武汉国民政府。他在兼任国民党湖南省党校校长时,对进步学员关怀爱护。军队清党中,对共产党员更是待之以礼,安全相送。1928年秋,陈嘉祐在国民党第五次中央执、监委联席会议上,提出裁军和召开国民大会,想借此打破蒋的军事独裁统治,从此矛盾激化。陈嘉祐不待会议结束,即离宁赴沪,公开宣布与蒋断绝一切关系,后拒绝去江西“剿共”。此后,蒋介石视陈如眼中钉,阴谋进行暗害,使陈频频迁居以避。而陈反蒋的决心不改。
  “九.一八”事变后,陈嘉祐与程潜等组织“三民主义实现会”,创《南针》刊鼓吹反蒋抗日;又与徐谦等通电请恢复三大政策,团结抗日;以后,又与胡汉民的“新国民党”合作,策划倒蒋。1933年冬,联合李济深、蔡廷锴等,反对蒋的“攘外必先安内”主张。蒋密遣特务跟踪,迫使陈于1935年迁居香港,虽矢志不移反蒋,但已力不从心,于1937年病逝。
  陈嘉勋,1906年入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加入同盟会。参加同盟会组织的革命社团扬子江棒球队,在两湖一带进行革命宣传活动。后官费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政治经济学博士。1909年,黄兴在美东部休养就医期间,陈和芦维浦等常去拜谒。归国后,投身教育界,实施教育救国,从事高等教育与科研工作,曾任上海交大、湖南大学教授,湖南大学文学院院长、代理校长等职。
  陈嘉勋在高校清廉执教。孙科见他生活支绌,要介绍他去见蒋介石,谋个立法委员的职位,被他婉言拒绝。蒋介石发动内战以后,他深感国是日非,曾回老家闲居。解放后,在长沙市八中教书。退休后住天津儿子家,从事教育资料整理工作。
  陈嘉任,早年入明德学堂,后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加入同盟会,曾与黄一欧往返日本东京和两湖之间,开展革命活动。1911年夏,同盟会派黄一欧、陈嘉任、陈嘉立等回湖南工作,开展革命活动。后有人向官方告密,即发出通缉令。陈嘉任找到父亲陈炳焕寻求帮助。陈炳焕以谘议局副议长名义出面维护,黄一欧等才避开了抓捕,匆忙逃离长沙,返回东京。
  后陈嘉任一直跟随嘉祐兄参加辛亥革命、讨袁护法的活动及抗击北洋军阀的诸次战役。1923年,曾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委员兼组织部长、湖南省民政厅厅长、代理省长,后又随嘉祐兄从事反蒋工作。抗战时期曾任湘阴县县长,为官清廉,业绩颇多。
  陈嘉立,1906年留学日本第一高等学校,参加同盟会,随黄一欧、陈嘉任等参加革命活动。后毕业于太平洋大学,曾任湖南省银行常德分行行长等职。曾随嘉祐兄参加抗击北洋军阀的战役。
  陈嘉祺,1909年留学日本明治大学,加入同盟会,随嘉任、嘉立兄参加革命活动。回国后,曾任郴县杂税局局长。
  陈嘉灿,留学日本大学专门部法律科。回国后,曾任长沙榷运局局长,加入国民党。1924年,任湘军第五军部秘书,跟随孙中山参加北伐,参加平叛陈炯明战役。后参加广州政治讲习所,结业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十六师宣传队队长,积极宣传三民主义。蒋介石叛变后,追随嘉祐兄奔走于沪、粤、津等地,策动反蒋。他以兄长的名义营救过好几位革命人士。抗战期间,组织在湘政治讲习所同学,成立政治讲习所同学会湖南分会,开展抗日宣传活动。抗战胜利后,因不满蒋介石发动内战,毅然回到长沙北乡。1949年,加入中国同盟会联谊社,跟随程潜、仇鳌参加长沙和平解放工作。解放后,曾任湖南省政府参事。
  在黄兴先生革命的一生当中,陈家两代人一直跟随其左右参与、辅佐,同甘苦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和世家情缘。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