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记忆 >

廖淡如与民国开国元勋黄兴的患难姻缘

时间:2018-03-08 21:26 来源:原创 作者:廖一平 点击:
廖家河来了客人 2016年12月10日上午,艳阳高照,连日的阴霾被驱散,著名的湘江支流浏阳河欢快地流经廖家河这个小有名气的村庄。 廖家河位于长沙市雨花区跳马镇团然村,那是我出生
廖家河来了客人
 
  2016年12月10日上午,艳阳高照,连日的阴霾被驱散,著名的湘江支流浏阳河欢快地流经廖家河这个小有名气的村庄。
  廖家河位于长沙市雨花区跳马镇团然村,那是我出生的地方,由于从小随父母迁居株洲,我也难得回一趟这个故乡,家乡的人和事自然知道得不多。前天,我接到七叔廖洪高的电话,说是从未谋面的一门亲戚要来寻亲问祖。于是在10日上午,我回到了廖家河,见到了前来寻祖的亲戚——民国开国元勋黄兴的长孙黄伟民夫妇和曾孙黄柏禹及其夫人。
 
廖家与黄兴一脉是哪门子亲戚?
 
  七叔、满叔、还有其他房的堂兄弟一起围拢了过来,与黄伟民一家人攀谈。黄伟民说:“我家廖娭毑是廖家河人。”原来,他爸爸黄一欧在北京与廖沫沙见过一面,廖沫沙曾经对一欧先生说:“我们还是亲戚嘞!”廖沫沙原名廖家权,著名的杂文大家,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活跃在文坛,而真正让廖先生轰动全国名闻天下的则是“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1966年5月,廖沫沙和邓拓、吴晗三人被错定为“三家村反党集团”,遭到残酷迫害。可以说他是廖家河近代最杰出的人物。
  七叔拿出民国四年续修的《廖氏族谱》揭开了这门姻亲的来由。据族谱记载,廖家河廖氏始迁祖廖永清在明初迁徙至长沙府,成为星沙廖氏开基祖,数百年来子孙繁衍,派别支分,蔚然为善化县(民国元年后为长沙县)的书香门第、湘中大族。按族中规矩,男丁取名都用字辈,至十七世之后,字辈为“可、正、家、训、定、发、其、祥”。十七世可送生有正升等四个儿子,次子正升(行十二,字星舫)又生了家芃、家芷、家芸、家芥、家萱等五个儿子,生二女,次女廖淡如。按辈分,“发”字辈的我该称呼廖淡如为曾姑奶奶。她长大后嫁给了经铿的黄轸,而黄轸就是缔造中华民国的元勋、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的黄兴。
 
廖淡如:廖家河独爱大脚的知识女性
 
  原湖南长沙府善化县东乡枫树河(今长沙市雨花区跳马镇团然村)是个不大显眼的地方,因为廖氏聚族而居,所以得名廖家河。它位于湘江支流浏阳河下游西岸,与善化县龙喜乡(今长沙县黄兴镇)隔河相望,距省城长沙约20公里。这里田野开阔,房屋鳞次栉比,屋中央有座很大的祠堂,是青砖青瓦的旧式建筑,祠堂左边是厢房,全家族的适龄儿童不论男女都集中在这里接受免费教育。
  廖家在善化县算得上当之无愧的望族,也的确是世代相传的书香门第。廖星舫(正升,以字行),学名晋甲,号幽篁,为清代例授登仕佐郎(文官官衔,从九品)。公元1873年(清穆宗同治十二年)9月的一天,廖星舫的第三个孩子降生了,做父亲的在24岁再添千金。该给女儿取个什么名字呢,诗礼传家的书香门第对这点非常重视,廖星舫沉思了一番,脑海里闪出唐诗“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于是在书房铺开宣纸,挥毫写下“淡如”二字。
  这个叫淡如的三小姐逐渐长大,喜欢听太平天国的故事,羡慕太平天国中没有裹脚的这些女兵。当时的中国,大户人家的姑娘没有不裹脚的,三寸金莲是几乎所有汉族妇女的审美标准和追求目标,于是,母亲萧氏在小淡如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为她裹脚,无奈个性倔强的三小姐不愿忍受缠足之苦,一次次在夜里剪断布条,经过十几回合的抗争,父亲终于松口“由她去吧”。后来,她对子女说,幸好有这样一双大脚,使她以后在协助丈夫的革命活动中在行动上比较自由。
  小时候,廖淡如跟男孩一样进了当地的学堂读书。家族学校的老师按照传统的学习方式,教她读《三字经》,读《弟子规》,读《论语》,并教她背诵一些唐诗宋词。当三小姐读过司空图的《诗品》之后,很是向往“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人生境界,希望在世俗的生活中,能有这种高贵的品格。
  三小姐一直在家跟随父亲读书,领悟能力很强,常常超出父亲的指定要求去读一些其他书籍。由于与浏阳河一水相通的长沙,相对而言并不平静,她对外来的东西也有所接触和了解,以致眼界很高,到了十八岁仍然待字闺中。
 
廖淡如:黄兴的原配夫人,门当户对的婚姻
 
  转眼间,年方十九的廖淡如亭亭玉立,气质非凡。那年的秋天,她与河对岸凉塘的黄轸(后改名黄兴)在黄家庄园结了婚。
  黄家庄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整个庄园占地大约28亩,房屋53间,前面是一座大槽门,门前左边有几棵大樟树,右边有几棵大枫树。院内布局精巧,房屋错落有致,前后两进,厢房相通,有天井采光。院墙外有一条小河围绕,河畔杨柳摇曳,竹林苍翠,体现出“不可居无竹”的雅致。
  书香门第的三小姐廖淡如匹配给庄主黄筱村秀才的儿子黄轸,可谓门当户对。据“经铿黄氏家谱”记载,黄家在龙喜乡是当之无愧的望族,除了拥有这个庄园,还有三百石谷田收租,大约相当于如今的两千亩土地。黄筱村虽然只中过秀才,但饱读诗书,是当地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也是众乡亲推举的都总。
  黄轸在1874年10月25日午时出生,这个时刻正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中的“轸星”当值,是十足的黄道吉日,于是父亲给他取名为“黄轸”,字庆午。黄轸八岁那年,家中发生变故,哥哥仁蔚因病夭折,黄轸成为黄家传宗接代的唯一男丁,因此全家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然而祸不单行,黄轸哥哥离世不久,生母罗氏又病逝。次年,一位名叫易自易的女人嫁给了黄筱村秀才为妻,成为黄轸的继母。易自易是一位伟大的女性,用博大的慈母情怀,给黄轸关爱,悉心培育黄轸,终于让他成长为一个魁梧雄壮的小伙子。黄秀才访得同县枫树河廖星舫之女廖淡如端庄秀丽,有文化,有一双大脚,于是托人说媒得到廖家应允。
  1891年秋天,廖淡如与黄轸的婚礼如期举行。按照当时习俗,在黄秀才的一手操办下,八抬大轿落轿廖家河,廖淡如坐着花轿离开廖家大屋,被抬进黄家庄园。两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之后,吹吹打打送入洞房。他俩履行的是当时千篇一律的婚姻模式。廖淡如比黄兴大一岁,俗话说女大如金,后来的事实表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廖淡如都是贤妻良母。
 
廖淡如:一位贤妻良母,助夫求学酬志
 
  黄家庄园中堂西边的正房是庄主黄筱村夫妇的卧室,黄轸就生在这间房子里;东边的正房是黄轸与廖淡如结婚的住房。两人新婚宴尔,情深意笃,相敬如宾。婚后一年,廖淡如为黄家生下了一个儿子,可谓黄门有后了,黄轸给长子取了个很洋气的名字“一欧”,后来接连出生的子女,取名为“振华”“一中”,从给子女的取名就可看出黄轸的抱负。
  而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得在人生的旅途中去参加科举考试,取得一份功名。1892年9月,从小接受严格的传统文化教育、有了深厚国学基础的黄轸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子。当年秋天,黄轸与姐夫胡雨田在善化县城应考,应试时他写出了自己平生的抱负,以及对国家民族的深切期望,原本以为考中秀才只是小菜一碟,谁知这次应试落榜,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其实,按照“经铿族谱”的规定:自清兵入关之后,黄氏宗族子孙一律不准出仕做官归顺异族。面对祖训,黄轸即使科考得意,取得功名,也不得出外求取一官半职。廖淡如发现丈夫心有不甘,就劝他离开家乡的私塾去省城深造。第二年,她毅然送丈夫踏进省城城南书院的山门,并参加了县试,考取了秀才。他的成功与美满的婚姻不无关系,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在背后大力支持,有家庭强有力的后盾,这些都激励了黄兴早年出人头地。
  长沙城南妙高峰下的城南书院,与岳麓书院隔江相望。黄轸从19岁入学到24岁转入湘水校经堂书院,在长沙生活了五年。因学习成绩优异,黄轸去了武昌两湖书院深造,妻子廖淡如当然喜出望外。黄轸来信说要一些军训课的短装、布鞋,为了筹措丈夫的新装,廖淡如与家中仆人一起动手,连夜赶制两套短装和布鞋,托人带给丈夫。两湖书院藏书非常丰富,新知识传播迅速,同学间时常畅谈时事,尤其是湖北、湖南、江西等地相继爆发起义,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俄国侵占东北,列强纷纷主张瓜分中国,这些给黄轸的思想带来了重大变化。国难当头,黄轸心急如焚,立志图强救国,秘密参加了“自立军”的组织活动,目睹了革命志士唐才常等人英勇就义,所幸战友杨笃生等人流亡日本。
  1901年4月,黄轸被公派去日本学习日本变法图强的经验,谋求救国之道。为了振兴民族,他决心弃文习武,推翻清政府。
  1901年5月,次子黄一中出生,廖淡如已经是做了三面妈妈的人了。为了丈夫的事业,她与夫聚少离多,丈夫长期在外,家务靠她操持。一家之主的黄筱村因病去世,黄家大小陷入无限的哀痛中,作为唯一的儿媳,廖淡如既要承受失去亲人的悲痛,还要主持内外家务和协助回家的丈夫完成公公的葬礼。
 
廖淡如:毁家纾难,强力支持黄兴的革命事业
 
  1903年,黄轸赴日本留学归国,在长沙“明德学堂”任教,是个有模有样的文化人。11月4日,廖淡如在长沙连升街保甲局巷为丈夫黄轸摆了两桌“生日酒筵”,一是给黄轸庆贺30岁生日,二是黄轸改名黄兴,字克强,表明自己革命的志向。他的好朋友陈天华、宋教仁、章士钊等众多的精英人物聚在一块,目的是商议成立推翻清政府的革命组织“华兴会”。
  “华兴会”对外称为“华兴公司”,以兴办矿业为名,入会称为入股,股票就是会员证,以“同心扑满,当面算清”为联络暗号。
  廖淡如开始觉得丈夫的做法有些不妥,因为丈夫是清廷选派去日本留学的人,现在反过来推翻清廷,宣扬出去难以向廖家河的父母交待。经过黄兴的一番劝说,廖淡如仔细一想又觉得丈夫的想法不无道理,于是,她把黄兴的革命理想写信告诉了父亲廖星舫。谁知,廖星舫收到女儿淡如的信后,知道女婿黄兴将要做大事,一方面表示支持,要女儿无条件地信任他,并尽可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另一方面,廖星舫也瞒过清政府的耳目,在家乡筹措资金给黄兴作革命经费,为此,他于1909年(宣统元年)成为省会投票选举当选人,1911年(民国元年)成为国会投票选举众议院当选人。
  1903年至1904年,廖淡如随同黄兴在长沙生活了一年多,在革命组织“华兴会”打理内务。严峻的现实问题是活动经费从何而来?黄兴身为会长,只能是自己带头想办法。廖淡如看见丈夫心急如焚,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卖掉夫家凉塘乡下收租的三百石谷田,再加上占地三十多亩的故居老宅。廖淡如没有多想,说出了自己的提议,与黄兴一起回家做继母易自易的工作。易老夫人一听黄家祖上历代人的心血将不再拥有,似乎大吃一惊,而廖淡如接下来的几天在家中与老妇人无话不说,对丈夫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和盘托出,让老妇人知道了黄兴要做的是惊天动地的伟业。最后,这个见过风浪的大家闺秀把黄兴叫到身边,镇静地说道:“轸儿,娘和媳妇都支持你!”当即吩咐廖淡如去厅堂柜子里拿出所有田产和房屋的契约交给黄兴去变卖。
  说服了继母,让丈夫毁家捐款,廖淡如深明大义。她把卖掉庄园和谷田的钱拿出一笔在长沙湘春街左东园买了一处宅院,供一家人居住,其余的全部捐给了“华兴会”,究竟捐了多少钱,史册没有记载。
  有了钱,黄兴着手筹划长沙起义。为了购买枪支弹药,需要再筹措大笔经费,别无他法,湘春街左东园这处宅院又被卖掉。廖淡如资助革命在当时圈内交口称赞:“无廖淡如资助,难成黄兴;有贤妻传行世,必有淡如。”
  长沙起义失败,1904年底黄兴前往日本避难,廖淡如没有半点后悔,义无反顾地承担了此后的种种生活困难。
 
廖淡如:颠沛流离,带着子女七次躲避清廷追缉
 
  为了逃避清廷通缉,黄兴从此四海飘零,全部精力投入革命,最终以不朽的功勋缔造中华民国,成为名垂青史的伟大人物。而他的妻子廖淡如在这个时期却隐姓埋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带着子女和继母七次躲避清廷追缉。
  黄兴逃亡日本无法照顾家庭,之后,廖淡如带着继母、一欧、振华和不过两岁的一中也逃离虎口,这是她的第一次逃避通缉。起初,清兵抄查黄家,他们巧妙地从后门脱险,从此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流亡生活。抓捕的风声越来越紧,考虑到一家老小的安全,廖淡如想来想去把家人转移到娘家廖家河。可是官府仍然不肯罢休,又派人到廖家河搜捕。清兵一进村庄,廖淡如又在父亲的安排下离开娘家,跑到浏阳姐夫李少莲家,在那里隐藏了一段时间。
  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黄兴成为同盟会中仅次于孙中山的第二号人物。国内为此掀起轩然大波,认为“祸根”在黄兴,为此下令通缉黄兴的家人,非要斩尽杀绝。这是廖淡如面临的第二次清廷通缉。
  萍浏醴兵败、河口起义、马笃山战役、广州新军起义、黄花岗起义……有“克老”之称的黄兴积极筹划在国内各地发动多次起义,每次都因敌众我寡,最后以失败告终。他屡败屡战,毫不气馁,成为“常败将军”。而每次失败带给家人的同样是通缉。好在廖淡如精明强干,每次都能易名避难,化险为夷,直到1911年辛亥首义成功,才结束被通缉、隐姓埋名的流亡生活。
  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黄兴出任陆军总长兼参谋总长,廖淡如与黄兴分离八年后,终于在南京和上海重聚。为了纪念这难得的重逢,一家人拍了张全家福照片。次年2月,小女德华在长沙出生。
  黄德华回忆说:廖淡如是一位贤妻良母,具有美好情操,解除了黄兴在外革命的后顾之忧,是黄兴革命事业的坚定支持者。“清朝反动势力常来抄家抓人,母亲忍辱负重,隐姓埋名,拖儿带女,四处躲藏,生活十分艰辛。辛亥革命后,母亲一直在家操持家务。”
 
廖淡如:丈夫再娶革命伴侣她理解为美事一桩
 
  1911年夏,生活在廖家河的廖淡如收到了一封来信,拆开一看原来是丈夫黄兴寄来的。她开始十分高兴,看信的时候转而流露出忧伤,黄兴在信中告诉她要面对和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又娶了一位妻子。
  原来,七年来黄兴一直侨居日本,时而回国策划组织起义。1911年4月,黄兴由香港潜入广州组织广州起义,战斗中他右手被流弹击中,起义失败后黄兴脱险到香港养伤,亲密战友徐宗汉精心护理了他。徐宗汉原名佩萱,出生在珠海北岭村徐氏家族,少年时随家人在上海生活,18岁与广州李晋一成婚。丈夫亡故后的1907年,她到南洋槟榔屿帮助二姐兴办华侨学校,为黄兴当过翻译和向导。此后,徐宗汉加入同盟会开展革命活动,在1911年广州起义中帮助黄兴脱身,乘坐“哈德安”夜轮逃离险境,安全抵达香港。在雅丽氏医院,黄兴伤势严重,必须施行手术。按照医院的规定,病人做手术需要有家属签名负责,于是徐宗汉以黄兴夫人的名义签字了。事后,黄兴迎来了他的第二次婚姻,因此也就有了黄兴写信给原配夫人廖淡如一事。
  廖淡如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表示出极大的宽容与理解,她清楚自己与丈夫聚少离多,不能给丈夫更多的需求和帮助,而徐宗汉是黄兴的亲密战友,志同道合,结为革命伴侣也是美事一桩。
  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廖淡如与黄兴在南京和上海生活了一段时间,期间,徐宗汉亲自去拜见易老夫人和廖淡如。按照湖南人的习俗,徐宗汉向易自易、廖淡如行“抬茶”礼,并请示留在黄兴身边,以便照顾黄兴的起居,全然不计较自己在黄家的地位和名分。可见,廖淡如认同了徐宗汉在黄家的名分。
 
廖淡如:含辛茹苦抚养子女五个子女各有所成
 
  1912年廖淡如与黄兴在南京过着恬静的生活,孕育了四小姐黄德华的诞生。这时的黄兴功成身退后解甲归田,辞去陆军大元帅职务。然而好景不长,1913年秋,袁世凯逼迫孙中山退位,实行独裁统治。孙中山、黄兴由此发动讨袁的“二次革命”,但不久宣告失败,黄兴被逼东渡日本。廖淡如一家人由长沙避难到上海,居住在租界同孚路(今石门一路),将儿子一中改名为李申,送进英园教会承办的麦伦书院附小和澄衷小学读书。
  1914年,廖淡如与婆婆易自易携带黄一中和德华远赴日本,寄住在友人宫崎滔天家中,与黄兴团聚了两个月。之后,黄兴去了美国,廖淡如一直侨居日本,过着艰难的日子。在异国他乡,一家四口全靠廖淡如了,照顾小脚婆婆、让子女入校读书、打工攒钱养家等家中大事,全仗她升起黄家的希望。
 1916年5月,廖淡如接到丈夫的电报,要她带易老夫人和一中、德华回国见上最后一面,原来黄兴病重已经回国定居上海。此时,易老夫人年事已高,黄德华年仅3岁,黄一中也才15岁,廖如淡又身怀六甲,她硬是拖家带口,把一家人带回了上海。
  1916年10月,黄兴不幸去世;次年4月,国葬于长沙岳麓山。廖淡如因极度悲痛,导致早产,遗腹子于1917年1月的一天来到这个世界。廖淡如顶着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在军阀混战、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将儿女抚养成人。抗日战争爆发,廖淡如一家人移居重庆,她由于年高多病,在1939年病逝于重庆。
  廖淡如对黄兴忠贞不二,生育了三子二女,取名分别为一欧、振华、一中、德华、一寰,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5个孩子,尽心督教孩子们,让他们各有所成。长子黄一欧懂事早,从小跟随父亲革命,1907加入同盟会,成为同盟会最年轻的会员。1913年赴美留学,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外交经济。长期从事革命斗争,为和平解放湖南作出了贡献。新中国建立后,任湖南省军政委员会顾问、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1977年11月当选为湖南省政协副主席。长女黄振华曾任国民政府立法委员,终身未婚,一直活跃在台湾政坛上。次子黄一中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经济系毕业,学成回国后任职于国民政府财政部、铁道部、内政部,最大的成就在统计学上,许多统计数据填补了当时中国的空白,其中著名的是《户政统计》,得出当时全国人口四万万五千万。解放后供职于上海民政局。次女黄德华留学美国,丈夫薛君度是历史学家、斯坦福大学政治系教授,以辛亥革命研究见长。五子黄一寰(改名黄乃),日本问题专家,拼音盲文体系创建人,被誉为“中国盲文之父”,是黄兴第二代后人中唯一的共产党人。
  “笃实”“无我”是黄兴生前确立的四字家训,他希望家人做事要身体力行,做人多替人着想。纵观廖淡如的一言一行,处处都充分体现了黄兴家风的内涵。长孙黄伟民说:“黄兴祖父留给后代的几乎没有任何物质财产,只有‘笃实、无我’的精神。这四字家训的具体含义是什么,祖父当时未作详细解释,我理解是待人接物要厚道一些、为人老实一些,做到无我。这家训让我受益终身,因此,我和他的其他后人都是比较低调的。”
 
结语
 
  廖淡如成为黄兴原配夫人,对黄兴来说是幸福的。早年,廖淡如对他悉心照顾,生儿育女,维持家庭,为他今后的革命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之后,廖淡如不仅在生活上关心照顾他,而且在革命事业上大力支持他,成为他革命生涯中的一名助手。黄兴能够在革命中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与原配夫人廖淡如在幕后的默默奉献是分不开的。
  廖淡如是民国元老黄兴的革命伴侣,她走过的人生是近代中国一段疾风骤雨般的历程,她的身上兼具着菊花性格和湖湘精神,她在中国由君主专制转变为民主共和的伟大斗争中,也是成千上万的革命者之一,为黄兴在组织革命政党、筹集革命经费、开展革命宣传等方面,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分隔线----------------------------